《平凡的荣耀》,职场剧外的都市残酷物语

阿井 互联网包工头
09-25

0赞

今年,社交媒体上“职场”话题热度一直居高不下。

上半年,《完美关系》《安家》《精英律师》《怪你过分美丽》等职场剧接连播出,职场话题讨论度增高。9月4日,一部以“纯粹职场”为主要看点的都市职场剧《平凡的荣耀》开播,引发了观众对职场的高度热议。

(白敬亭饰孙奕秋,来源:《平凡的荣耀》剧照)

《平凡的荣耀》原版《未生》,评分高达9.3,改编自被称为“工薪阶层的教科书”的同名漫画。

(《未生》豆瓣评分,图片来源:豆瓣)

与过去的国产职场剧不同,《平凡的荣耀》另辟蹊径,用“社畜”替换霸总、精英,立体化展现“社畜日常”。

这部剧播出的时间点也非常巧妙,正是当下信息革命的大潮叠加着新冠疫情的巨浪,迫使企业快速向敏捷高效型组织迭代的时代背景。许多企业原有业务模式面临重构,众多企业普遍“瘦身”,以走向精致型组织。智联招聘调研数据显示:疫情期间有15%的白领经历了企业缩招,12%白领有被企业取消offer的经历。同时,870万应届毕业生涌入人才市场,数量达到历年新高。企业普遍瘦身、就业市场“僧多粥少”共同推高了招聘门槛。

在剧集的豆瓣评论区,有许多观众给这部剧写下“真实”、“少见”、“像是自己照镜子”的初印象。与此同时,一个个伴随职场而生的议题也被犀利地抛出,精准地打击社会痛点。

职场是一个永不过时的话题

《平凡的荣耀》通过对一系列生活和工作细节的呈现,切实深入真正的职场生活,对“实习生转正”“如何应对职场派系斗争”“中年职场困境”“职场女性的家庭和工作平衡”等等一系列具有穿透力和细节性的议题进行了探讨和发问。

纵观多部职场剧,引发的讨论话题多少有些共性,比如职场PUA,职场社交,职场性别偏见等,总会有某个点引起社畜共鸣。

当我们在讨论《平凡的荣耀》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职场词云图,图片来源:作者自制)

  • 社畜

“社畜”一词是由“会社”(即公司)+“家畜”(即家畜)组合而成的有日本特色的词语。《平凡的荣耀》中孙弈秋这个职场菜鸟身上有社畜的影子,每天的工作由琐碎而不断重复的细节构成,维持着种种严谨而又寓意微妙的职场礼仪,小心翼翼避免着可能爆发的冲突或误会。

如何辨认社畜?从他们的朋友圈便能发现端倪,开不尽的会、加不完的班、不好相处的同事、永远找茬的老板,便是生活的全部。

  • 职场PUA

职场PUA指在职场上,通过不断打压员工自信、否定员工能力、人身攻击等手段,让员工对管理者言听计从。《平凡的荣耀》乔欣所饰演的兰芊翊就遭遇了上级的职场PUA,所以在公司的日子不好过,处处被同组的同事排挤。前段时间,火箭少女101成员Yamy也因被老板职场PUA而登上微博热搜。

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63.65%的受访白领都遭遇过职场PUA。而职场PUA主要体现在画饼利用、美化压榨行为、要求感恩、安排不合理的工作内容等方面。

“你太差了,连这都做不好!”

“你赶紧辞职吧,别给我丢人!”

(兰芊翊遭遇职场pua,,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剧中截图)

  • 996和职业内卷化

去年4月,996.ICU向互联网公司的“996”(朝九晚九,每周六天的工作制)等侵犯劳动者权利的企业制度发起了抗议,将互联网企业盛行加班文化的全民大辩论推向高潮。

不良的加班文化也是公司内部的内卷化斗争的表现。“内卷化”是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当公司经营没有突破性增长的情况下,员工内部展开恶性的竞争,刻意加班以表示自己工作努力。

(996工作制,图片来源:996.icu)

  • 职场性别歧视

在这个时代,大家口口声声说的男女平等,其实不得不承认,在职场上,男女平等几乎是不可能的。《平凡的荣耀》把“职场女性”的隐痛与困境打上了公屏。

兰芊翊因为性别问题在职场上举步维艰,被三个领导当面diss,被同组同事排挤,小兰几近崩溃的边缘。她常会被他人默认为“需要帮忙”,还遭遇各种以关心为名的“咸猪手”。哪怕是实现了财务自由的女强人余雯丽,也要实时刻面对着“找到职场女性的家庭和工作平衡”的问题。

(兰芊翊遭遇职场性别偏见,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剧中截图)

宝宝树联合智联招聘共同发布《2020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指出,女性领导力被普遍认可,但只有5%的女性在担任高管,而男性担任高管的比例是9%;58.25%的女性遭遇过“应聘过程中被问及婚姻生育状况”,27%的女性遭遇了“求职时,用人单位限制岗位性别”。

(兰芊翊反击职场性别歧视,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剧中截图)

职场剧外的都市残酷物语

职场是每个成年人必须经历的阶段。对于多数人而言,成为社畜是生命中的重要节点——它意味着被迫长大成人。在懵懂的幻想中,成人世界可能是“天高任你飞”的美好。但现实中的成人社会,往往遍布带血泪的残酷。

随着《平凡的荣耀》播出,一个个伴随职场而生的议题也被犀利地抛出,精准地打击社会痛点。

(一)现代职场人的精神困顿和焦虑

职场剧击中了现代职场人的精神困顿和焦虑,引起情感共振。今天的职场已非昔日父辈的工厂或单位所能比拟,其流动性和易变性也远远超出人们原有的想象力。市场经济在带来前所未有的职业发展机遇的同时,不仅拉大了社会各阶层之间的财富差距,加重了年轻人的生存负担和竞争压力,也孵化出一个日益复杂的职场环境。

而要想在这个职场人生中脱颖而出且活得精彩,光有一技之长已远远不够,还得懂得做人,懂得交往、沟通、协调、合作,懂得拿捏职业化与个性化之间的巧妙平衡。而包括沟通、社交在内的很多职场技能,恰恰又是中国年轻人最不擅长的那块短板。

其次,如今社会阶层固化、诉求分化成为现实。高房价、高成本的生活使得焦虑感无时无刻不压在后浪的肩上。尤其是互联网不断四处供应生活方式,展示着各个阶层、各个圈子的生活,它向你许诺着你可能一直触碰不到的生活,这只会加剧后浪的焦虑。

(二)数字时代下工作方式的变迁

在数字经济背景下,雇主通过信息与通信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将工作延伸到劳动者的非工作时间,无限延伸了劳动者们的工作时间,技术为剥削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在原本八小时工作制下,劳动者们下班后就可以不再工作。

可现在,老板们的任务通过社交软件,时时刻刻的下达工作指令,以至于劳动者的时间被无限的延长,其劳动内容也被无限的扩展。数字时代,“工作”与“休闲”的边界逐渐模糊,人类沦为永远在线的“无线人类”。

(三)奋斗哲学和狼性职场文化的流行

20世纪80年代以来计划经济社会向市场经济社会的转型,一种以工农为主体的社会结构转向以都市白领为理想主体的后工业社会结构。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的剧烈变动,带来了工作场景和模式的变化。数平方米的格子间工位,成为了很多年轻人在城市里待得最久的地方。

以利益为取向的市场经济基本框架的建立,激发和驱动了人们追求利益张力的释放,经济高速发展,市场竞争加剧,而许多企业文化与制度建设的慢半拍造成了高压的工作环境。过度崇尚“狼性文化”“奋斗哲学”的企业文化大行其道,企业管理者以成功者姿态对社会洗脑,让职场PUA等问题更频繁地暴露出来,也助长了此类风气的蔓延。

资本法则、职场文化与自我的“镜像”

为什么会有职场?是因为社会的需求,有些人出钱,有些人出力,是一个社会资源进行密集调配的地方。有调配,就会有争夺,就会有竞争,因此,每个人都需要付出劳动。这是社会最起码的真相。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今的职场人大都“痛并孤独着”,能同一些有共同语言、相似经历的同道共振,寻得一种身份乃至心理上的认同,成为他们的一种普遍诉求。而《平凡的荣耀》这类职场剧,里边的角色成功扮演了一面面“镜子”。通过这些镜子,职场新人从孙奕秋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找到了下一步可以努力学习、改进的方向。对于那些资深人士、中层骨干,万年不升职的吴总吴恪之的经历让他们感同身受。

(赵又廷饰吴恪之,来源:《平凡的荣耀》剧照)

将《平凡的荣耀》《亲爱的自己》中的剧情和社交媒体上的职场话题做一个互文式的观察,将会从中窥探到职场人成长的“精神症候”。“职场”已经演化成当今社会大的生存现实,它不断重复着这个社会最主流阶层的梦想与失落,而“职场剧”也成为大家寻找认同、倾诉苦闷的安乐窝。

(乔欣饰兰芊翊,来源:《平凡的荣耀》剧照)

成人社会,通常讲求的是结果而非过程。社会不会善待热血拼搏的过程,只会为成功的结果送上花环。这本身就是最真实的职场环境,不管是刚毕业还是有10年的工作经验,也无论是高中学历还是博士生,都要在社会这所最好的学校中与所有人竞争,好工作与薪酬从来都是以结果与综合实力为衡量依据。在资本和“成功神话”所主宰的世界里,狼性、阴谋、内幕,以及没有硝烟的战争,成了当仁不让的关键概念。

作为这个社会的主力军,已经深深陷入法兰克福学派所批判的那个“资本牢笼”的社会。从情商培养、人际技巧,到竞争意识、商场规则,资本的“丛林法则”逼迫每一个职场人不得不竭尽全力,无所不用其极地努力奋斗。这种“泛职场意识形态”的呈现,恰恰凸显出梦想的两面,一方面是温情脉脉的励志话语,塑造出“孙弈秋式”、“吴恪之式”的平凡英雄;另一方面却是残酷的“丛林法则”以及你死我活的竞争打造出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京大学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ID:pku_csmr),作者 胡果冻,编 | 蔥蔥

精选评论
  • 行业干货
  • 观点交流
  • 大咖分享
  • 专业课程

扫码下载“有招APP”